事发后

2019-10-29 15:59

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,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,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。

2、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,为本网转载稿,不代表本网立场,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,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,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记者联系房东和包工头。房东吴先生告诉记者,1万元说是垫付工人的工资,但因为这起事故,工程已经停工了,他实际上已经为此事支付了3万元。包工头邱先生表示,工人的治疗费的确需要解决,但他认为,他从房东承包工程后,把工程转包给了领班秦先生,希望领班也能出一部分。双方都表示,如果政府本周再组织协调,他们愿意参加。

家在广西玉林的莫永欣夫妇,在海南海口长流镇迈万村的一个民房工地做装修,本想着赚点钱供上大二的小儿子读书,没想到8月30日,因为工地上的升降机突然出问题,他们夫妻双双住进了医院。“当时我们站在一楼的位置,升降机突然就往上升。”说起当时危险的一幕,妻子黄琼至今有些后怕。据工人介绍,升降机继续上升后,莫永欣从三楼处摔下当场昏迷,醒来后大叫一声“救命”。

“他这件事的确是安全生产事故,但因为伤残级别不够,达不到立案标准。”秀英区安监局的王先生告诉记者,这件事目前只能找镇政府协调,而当记者试图联系长流镇政府的亚先生,多次拨打他的电话,均无人接听。有关部门将如何处理此事,海南特区报将继续关注。(记者 罗安明)

“我们也不是说想要多少钱,最起码让我的父亲脱离生命危险,完成治疗。”莫锡威说,9月3日三方协商后,他多次联系过秀英区安监局和长流镇政府,不过两边都说没什么办法。“安监局的说让找镇政府,镇政府说,他们已经尽力了,建议我们走法律途径解决。”他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再次从中协调,帮他父亲解决棘手的治疗费的问题。

因为在逃离升降机的过程中,也被升降机撞伤,事发以来,妻子黄琼在同一栋住院大楼14楼的骨科住院,目前仍不能下地行走。黄琼向记者介绍,丈夫今年2月就来海口打工,大约一个月前她也来到海口,和丈夫一起在长流镇的这个工地打工。在这栋民房干工的一共有4个人,其中有一个是领班,她是做小工的,听说包工头是广西的老乡,但她来之后一直没见过。8月30日上午8点左右,她和丈夫乘坐升降机在一楼外墙的位置干工,不知什么原因,升降机突然上升,楼房一共有5层,怕升降机升到高处危险,她赶紧跨出去,跳到了旁边的脚手架上。

3、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,逾期均不受理。联系电话:0898-65306138

8日记者来到海口市人民医院19楼心胸科时,莫永欣依然处于昏迷之中,在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维持生命。医护人员告诉记者,莫永欣胸口和背部多处骨折,右脸太阳穴位置被刮去一块皮肉,伤势最严重的是肺部,被扎出了五个洞。“当时我接到电话,听说爸爸胸口的骨架都塌下去了,老天保佑捡回一条命。”从广西南宁赶来海口的大儿子莫锡威说。

事发后,他们也拨打110报警了,随后安监部门介入处理。9月3日,在秀英区安监局的安排下,包工头、房东和家属三方协商支付医疗费事宜。随后房东给了2万元,其中1万元说是垫付工人的工资,加上此前交到医院的1万元,一共给了3万元。包工头又给了1.6万元,加上此前给的3.4万元,一共给了5万元治疗费。9月4日后,包工头和房东再也没有到医院去付过治疗费。

“当时我也吓蒙了,下楼就看见丈夫躺在地上,听工人们说升降机升上去又下降。”黄琼说,她下楼之后丈夫醒过来,因为胸口疼痛难忍,大叫了一声“救命”。随后房东把他俩送到了海口市人民医院,并交了8000多元的住院押金,隔一天又交了1500元。

面对每天越来越多的治疗费,一家人很快陷入困境。截至目前,莫永欣已经花费11万元,妻子虽伤势不重,也花了1万多元。儿子莫锡威说,他自己是2011年大专毕业的,在南宁打工一个月只有2000元工资,手头仅有8000多元积蓄,解决不了问题。最近几天,他只能四处向亲戚朋友借钱。

1、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,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